• 公司动态

    新环保法不是“棉花糖”而是撒手锏

    2015-06-17 13:25:27

    陕西一企业不缴20万元环保罚单 79天后罚金涨79倍


    来源:中国青年报 

     

    日前,因恶意排污、接连两次拒不整改等问题,陕西煤化能源有限公司被处以1580万元罚款并责令停产整改,但记者发现该企业近期并未停产。据悉,该公司由彬县煤炭有限责任公司、陕西中化能源有限公司共同组建,其重点建设项目为长武县丁家镇五里铺村100万吨/年的煤基二甲醚项目,目前已经完成投资近百亿元,征地面积接近1000亩。CFP/图 转自《中国能源报》

     

     
    北京众鑫鑫兴业大气污染治理有限公司

    *近半年,陕西省咸阳市环保局和辖区内一家企业“杠上了”。

    1月6日,咸阳市环保局对这家企业开出了20万元的行政处罚罚单。可这家总投资达54亿元、历时7年建成的陕西省煤化能源有限公司,并不缴纳罚款,也不执行环保局“停产整治”的决定。

    从1月8日到3月27日,历时79天,这20万元的罚单“滚雪球一样”,变成1580万元的“天价罚单”。

    即便如此,这家企业仍断断续续试生产。直至6月11日,咸阳市政府约谈企业负责人后,企业才表示立即全面停产,接受处罚。

    在这场长达半年的“较量”中,国家环保部西北环境保护督查中心、陕西省环保厅、咸阳市政府以及企业所在地的长武县政府,都有主要领导出面协调。4月14日,咸阳市环保局向该市秦都区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。

    “现在就看谁坚持的长,谁就能成功。”咸阳市环保局一位领导拍了拍桌子,大声说道,“这是*好的一次普法教育,要让所有企业、基层政府和老百姓看到,长出‘牙齿’的新环保法是如何咬下去的。”

    2015年1月1日,新修订的《环境保护法》实施。这部法律,被贴上“史上*严”的标签。有媒体评价,咸阳市环保局开出的“天价罚单”,是新环保法的试金石。

      北京众鑫兴业大气污染治理有限公司


     

    新环保法给我们的不是“棉花棒”,而是“杀手锏”

     

    咸阳市环保局与陕西省煤化能源有限公司的“较量”,始于企业所在地居民的举报。

    根据中国青年报记者获得的一份内部材料,该企业“在未取得省级环保部门批准的情况下”,于2013年12月中旬对该化工项目主体管道进行高压气体吹扫,历时5个月之久。此后,在“企业未依法取得试生产批复”时,“擅自”于2014年11月开工生产。

    企业一有动静,工厂附近长武县丁家村的村民差点“打爆了县环保局的投诉电话”。这些村民投诉说,工厂3台机组只要同时运行,丁家村就彻底“没法住人了”。

    “两个人在村子里碰面,人就站在你跟前,还是听不见说了啥。”丁家村一名村民说,他的奶奶,半夜睡觉时常常被工厂巨大的“嗡嗡”声吓醒,村里一些患心脏病和高血压的老人,甚至被半夜的噪音吵到“越来越容易犯病,整宿睡不着觉”。

    去年11月,长武县环保局对陕西煤化能源有限公司*次进行现场检查。

    “我很震惊。”长武县环保局一名参与检查的*人员说。他发现,这个占地987亩土地的厂区中,有企业私自架设的排污管道,甚至雨水管网也成了“排污管道”;气化渣在厂区内随意堆放,风一吹,满天飘的都是“灰灰”的渣子;厂区围墙外500米的卫生防护距离内随处可见民房和庄稼地,*近的一块庄稼地,距离厂区围墙不足10米。

    让这名环保局*人员感到震惊的,还有企业的胆子。这家企业在试生产时,并没有得到环保部门的批复。而根据相关法律:“建设项目试生产前,建设单位应提出试生产申请。试生产申请经环保部门同意后,建设单位方可进行试生产”。

    检查结束后,长武县环保局总结了该企业“未依法取得试生产批复,擅自开工生产”等9个方面的环境违法问题,并正式对其下达停产通知。

    剧情似乎没有按照环保部门期望的方向进行。长武县环保局局长景新虎说,去年11月以来,环保部门“*少一个礼拜去检查一次”。每次去,企业都说“马上会停产整改”。这一拖,就拖到了2015年。1月5日,咸阳市环境保护监察支队到工厂进行现场检查,看到的景象“和两个月前无异”。

    次日,咸阳市环保局对该企业下达行政处罚决定书。其中,未取得排污许可证直接向大气排放污染物处罚10万元,大气污染防治设施不正常运行处罚10万元。同时咸阳市环保局还责令企业立即停产整治,并补办排污许可证。另还开出一张50万元关于水污染的罚单。

    两个多月后的复查,环保部门人员的心“又空了一下”。显然,这家地方“龙头企业”还是没有要整改的意思,“照样生产,照样污染”。在丁家村,年后,三十多个孩子因为呼吸了工厂生产时排放的有毒气体,喉咙变得又红又肿,齐刷刷住进了医院。

    “要是在过去,事情到这儿,环保部门也没啥办法了,只能去找法院。但现在我们有了新环保法,它给我们的不是‘棉花棒’,而是‘杀手锏’。”咸阳市环保局一位*人员说。

    根据新《环保法》有关条款,4月15日,咸阳市环保局正式对陕西煤化能源有限公司实施按日连续处罚。从1月8日到3月27日,共79天,关于大气排放物污染和大气污染防治设施不正常运行的20万元罚单,*终变成1580万元的“天价罚单”。

    北京众鑫兴业大气污染治理有限公司

    你把你的事情搞好就行了,不是你的事情你少管

    “较量”一开始,咸阳市环保局就没占到上风。相较于投资超过50亿元、有上千名员工的“对手”来说,这个处级单位,显得有点势单力薄。

    截至目前,咸阳市环保局仍未收到陕西省煤化能源有限公司应缴的罚款。而这家企业,在环保局下达“天价罚单”之后,仍断断续续生产。即便在媒体于4月中旬做出报道后,这家企业依旧“我行我素”。

    咸阳市环保局一份材料上写道:6月7日,有群众反映,“该企业在未得到环保部门批准下再次擅自违法生产”。6月10日下午,环保部西北督查中心及省环保厅负责人专赴咸阳,与市政府负责人面谈,“明确要求责令企业立即停产,严格依法处罚”。次日下午,咸阳市政府面谈企业负责人,企业表示立即停产并接受处罚。当日,企业逐步关停设备。

    对此,陕西省煤化能源有限公司负责人何万盈有“一肚子苦衷”。他表示,这个项目从立项之初,就“得到了省市领导的关怀,也被寄予厚望”。项目开工时,因原先设计的产品属过剩产能,就变更了项目,并得到陕西省发改委的批复。

    “我前后给环保部门打了10多次报告,希望能得到新项目的试生产批复,但一直没有回音。”何万盈大声说道。

    他解释说,在环保部门迟迟没批复的情况下,企业开始调试设备。去年冬天试生产时,长武县气温很低。一旦停止调试,有可能引起爆炸。因此,在环保局行政处罚决定后,企业无法停止调试。

    “环保部门不了解企业的实际情况,就下罚单,是环保部门不作为。”他说。

    双方各执一词,环保部门的*自然免不了一些“不痛快”。

    咸阳市环保局中层干部郭强(化名)回忆说,*开始去检查的时候,工厂的人还“客客气气”地配合,*近再去,*人员却被拦在了大门外,“找谁谁不在”。

    “哎呀,我们环保局的人啊,跟企业看门的狗都越混越熟,但是跟企业的人,却越去越生。”他长叹了一口气。

    这位*人员还表示,就在前几天,咸阳市委市政府曾面谈长武县委县政府及涉事企业。会上,环保局的领导提醒企业负责人环评变更的手续,却换来一句“你把你的事情搞好就行了,不是你的事情你少管”。说完这话,企业负责人就“怒气冲冲地走了”,留下正说到一半的环保局领导。

    “我们只听法律的。我们相信,在依法治国的大背景下,我们的坚持是正确的。”郭强语气颇为坚决,用手使劲搓碎了花盆里的几片干枯的花瓣。

    在他看来,今年正式实施的新《环保法》,就是一剂“强心针”。前几个月,咸阳市环保局关停了一些“小作坊式”的煤厂和石灰窑,大家“信心十足”。

    而在此之前,环保局就没这么“强势”。几年前,郭强曾到一些造纸厂*。即便叫上“当地公检法几乎所有的人”,他和同事还是被造纸厂的人一路“围追堵截”。*后,这位正科级干部一路狂奔到邻市,才勉强“躲过一劫”。

    这名在环保部门工作10多年的*人员甚至听说,在别的地方,有企业年初带着钱去了环保局,把钱一扔,嚣张地留下一句:“这是今年的罚款,你这年就别来查我了。”

    这一次,环保局动真格了,“以显新环保法权威”。

    只要企业守法、环保部门尽责、政府有作为,这些事原本可以避免

    除了企业不配合外,在这场咸阳市环保局与陕西省煤化能源有限公司的“较量”中,郭强还感受到了另外的力量介入。

    至少从他办公桌上垒成一堆的文件,不难看出这一点。企业拒不整改时,他们给市委市政府打报告,又给省环保厅汇报情况,经过媒体的报道,环保部西北督查中心的约谈也来了。

    “阵势越来越大,企业拒不执行行政处罚,环保部门*人员连企业大门都进不去,谁给了企业这么大的胆子?”这个一线*人员大声反问道。

    他找出一份《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加快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的意见》,哗哗地翻开,冲着记者念道:“各级党委和政府对本地区生态文明建设负重责……各有关部门要按照职责分工,密切协调配合……完善责任追究制度,对履职不力、监管不严、失职渎职的实行终身追责。”

    “各级党委和政府对本地区生态文明建设负重责”,这句话,郭强一口气读了两遍。“处罚违法企业绝不是环保部门一个单位的事情,如果离了地方政府的支持,也会很难推进”。

    尽管文件这么规定,环保局还是受到一些压力。市里有人抱怨,说环保局“不太懂事”:“企业也不容易,国家现在经济压力大,这么大的项目到现在不让生产,就搞个试生产还罚钱,真把企业搞垮了,有啥好处?”

    还有人劝环保局,得饶人处且饶人。“一个贫困县,能有一个50亿元的项目,这意味着啥啊?那是财神爷啊!”这些人认为,咸阳市环保局“死磕”企业的事儿,“有待商榷”。

    “我们也想了很多办法,帮助企业顺利生产。”郭强说,“只要企业守法、环保部门尽责、政府有作为,这些事原本可以避免。”

    记者获得的材料中表明,咸阳市委市政府对此的处理意见是,咸阳市环保局派出专家到工厂,帮助企业完善环评手续,解决环保设施完善问题,长武县委县政府则尽快推进企业堆渣场建设和周边群众搬迁工作,为企业做好服务工作。

    据咸阳市环保局透露,省环保厅已派专家入厂。

    另一份文件上还写道:6月11日,咸阳市环保局“出具了变更项目环评执行标准,支持变更项目尽快拿到省环保厅批复文件。目前,项目变更已召开了两次专家评审会,报告修改完善后即向省环保厅报批”。

    此前,咸阳市环保局与企业的争议即在于此。环保局认为,企业在项目变更后,没有取得完善的环评手续。而企业则认为,企业一直没有得到环保部门的批复。企业资金压力大,不得不先行“调试设备”。

    “公司都快被逼上绝路了。”企业负责人何万盈说,*近连高薪聘请的CEO也吓跑了。


    因此,当咸阳市环保局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后,何万盈表示,他将和咸阳市环保局对簿公堂。
    据了解,目前法院强制执行时限未到。届时,不知会有什么结果。

    只是,丁家村的村民,仍旧生活在污染的阴影中。煤渣一天多次“降落”,苹果果面布满黑红色的小点,像结了“锈”。再过几个月,苹果就要上市。“大家都要吃绿色食品,我们这污染食品还有谁会买啊?”一名村民叹息道。

     
    北京众鑫兴业大气污染治理有限公司
     
内容声明:谷瀑环保为第三方平台及互联网信息服务提供者,谷瀑环保(含网站、客户端等)所展示的商品/服务的标题、价格、详情等信息内容系由店铺经营者发布,其真实性、准确性和合法性均由店铺经营者负责。谷瀑环保提醒您购买商品/服务前注意谨慎核实,如您对商品/服务的标题、价格、详情等任何信息有任何疑问的,请在购买前通过谷瀑环保与店铺经营者沟通确认;谷瀑环保设备网上存在海量店铺,如您发现店铺内有任何违法/侵权信息,请在谷瀑环保首页底栏投诉通道进行投诉。